筆趣閣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娘子萬安 > 第六十八章 拆穿

第六十八章 拆穿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全都沖入腦海之中。   張老爺是誰?   魏元諶目光變幻,這張老爺的身份如此接近“珍珠大盜”,一切真的是巧合?還是有人在暗中安排。   魏元諶立即看向初九:“讓暗衛送消息給二叔,讓他查一查這個張老爺?!?   初九應了一聲立即轉身去安排。   魏元諶相信孫先生的醫術,當年的“珍珠大盜”中了毒箭,必死無疑。   那么出現在林太夫人莊子上的人是誰?他為何假冒“珍珠大盜”?   魏元諶的目光落在那支袖箭上。   袖箭攜帶方便,常常綁縛在手臂上,何故偷襲了韓知府之后,會掉落在樹上?   除非有人故意留下。   一樁案子里,有格外類似兇器的東西出現,通常都是用來以假亂真,讓人以為這就是真正的兇器,而真正的兇器早就被帶走了。   一支袖箭而已,何必這樣大費周章?   魏元諶站起身,他要再去林太夫人莊子上看一看。   林太夫人莊子一直被衙差把守,案子沒有查清之前誰也不能任意在莊子中走動,魏元諶一路去往發現袖箭的榆樹下。   初九半晌才氣喘吁吁的跟上來。   “三爺,您在找些什么?”三爺騎術了得,他吩咐完暗衛一路追趕,小心臟都快要跑出來了。   望山跑死馬。   三爺就是他面前那座山,而他的馬腿已經要斷了。   魏元諶沒有說話,整個人站在斑駁的樹影下,看向屋子中。   “珍珠大盜”應該不知道當年偷襲他的人是誰,否則這樣的江湖游俠向來快意恩仇,定然早就下手報復。   那么七年時間一直按兵不動是在等待時機破案嗎?   借著這次太原府案子終于查清了七年前的往事,于是“珍珠大盜”在暗中向韓知府動手,這樣推論袖箭、字條都該是臨時準備的,要做這些事,必然要在莊子上停留一段時間。   那么,從韓知府暴露到被襲,“珍珠大盜”都該一直藏身在韓知府不遠處。   偷襲韓知府之后,珍珠大盜留下小竹筒,幫府衙揭穿韓知府的罪行,光是留竹筒之事看似艱難,其實不容易,這竹筒不能落在韓知府手中,要必須安全遞交給審問韓知府的人才行,珍珠大盜怎么能斷定馮安平與韓知府不是同黨?   除此之外,韓知府遇襲后,吩咐崔家、顧家護衛和隨從四處搜查卻一直沒有結果,如果說那時候珍珠大盜已經逃離了,那么就算有了合理的解釋。   事實上卻不是如此,珍珠大盜要將小竹筒妥善送到馮安平手中。   也就是說,直到馮安平拿到竹筒,珍珠大盜肯定在這莊子上沒有離開,那么珍珠大盜到底藏匿在哪里才能不被發現?   魏元諶眼前豁然開朗,仿佛已經撥開了一層厚厚的云霧,他知道韓知府遇襲后,吩咐暗衛查找珍珠大盜的蹤跡,暗衛一無所獲,他相信自己的暗衛,真的有珍珠大盜,他們會查到蛛絲馬跡。   之所以查不到,不是因為珍珠大盜有什么上天入地的本事,而是他們都被誤導了,他們以為珍珠大盜是那身手敏捷的江湖游俠,是陸慎之畫的那張畫像。   其實當年的珍珠大盜已經死了。   襲擊韓鈺的珍珠大盜早就不是原來的那個人。   所以,他們如何能找得到?   這個新的珍珠大盜,知道當年珍珠大盜的那些過往,現在是要替從前的珍珠大盜報仇、伸冤。   魏元諶的眼睛一直在樹上和地上搜尋,終于在樹枝上找到一道淺淺的痕跡,這樹枝周圍有兩片葉子也不知被什么東西劃開了道口子,   看切口,損傷樹枝和樹葉的應該不是利器,這個東西也并不鋒利,沒有將樹枝完全折斷。   魏元諶吩咐初九:“你去韓鈺被襲的地方站好?!?   初九的身影很快出現在屋子當中。   損傷樹枝和樹葉的高度正好與初九肩膀的位置平齊,韓鈺比初九稍高一些,換做韓鈺站在那里的話,那就是韓鈺中箭的地方。   原來如此。   魏元諶瞇起眼睛,他知道還有一種帶機括的弩機,人在遠處牽一根繩索,就可以控制弩機射出箭矢。   既然有這樣的弩機,也會有這樣的袖箭。   這樣的話,偷襲韓知府的“珍珠大盜”,可以站在遠處傷人,而樹枝和樹葉上的痕跡就是他松開繩索時,繩索飛速抽回時留下的。   魏元諶大步向莊子外走去。   初九愣在那里,他氣兒還沒喘勻呢,三爺這次又要去哪里?他想要開口詢問,卻又怕被三爺嫌棄,只好扶著又疼又酸的腿慌忙跟上。   魏元諶一路到了太原府大牢,親衛和衙門急忙彎腰行禮。   魏元諶徑直來到韓鈺牢房前。   韓鈺剛剛受了刑,縮在角落里一動不動。   魏元諶淡淡地道:“你將被‘珍珠大盜’偷襲的情形重頭到尾再說一遍?!?   韓鈺以為魏大人又在折磨他,若是不說換來的又會是更嚴酷的審訊,這段事本就沒有必要隱瞞,于是他從頭到尾又敘述了一遍。   魏元諶道:“你說從屋子里追出來的時候已經不見偷襲之人的身影?”   韓鈺點頭。   魏元諶接著道:“那附近可還有旁人?”   看來魏大人也想抓住那“珍珠大盜”,韓鈺道:“只有顧大小姐,可惜……顧大小姐心智不全,問她恐怕也是無濟于事?!?   顧大小姐。   魏元諶目光幽深,是她。   什么都不需問了,因為就是她。   ……   顧明珠睡醒了覺,吃了廚房里送來的粥和小菜,又被母親硬塞了一碗酥酪。   “珠珠還在長身體,要多吃些,”林夫人說著去看王媽媽,“小姐這些日子是不是又瘦了?”   王媽媽點頭:“小姐這段日子吃不少,睡得也足,不該如此?!?   林夫人擔憂道:“還是要請郎中來看看脈?!?   這話說出來,嚇得顧明珠又吃了塊點心。   吃飽了,就在園子里蕩秋千,這兩天忙碌的該是欽差魏大人,她只要安安穩穩地聽消息就好。   陽光暖暖地落下來,鼻端都是淡淡的花香,顧明珠搖著腳丫十分愜意。   “夫人,”門口管事親來稟告,“魏大人來了?!?   顧明珠眨了眨眼睛,咦,那人不在府衙,來她家做什么?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股票k线图入门 福彩排列7开奖时间 瑞银网配资 韩国快8开奖结果 乐彩网河北20选5走势图 福建快3中二不同 外盘期货配资骗 快三开奖结果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金牛配资网提不了现是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