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娘子萬安 > 第六十二章 沒臉

第六十二章 沒臉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了眼睛,腦子里一片空白,連喘息都忘記了,靜靜地等著那利劍將她刺穿。      那劍尖在她身前堪堪停住了。      周如璋想要再看清楚,就感覺到肚腹一疼,整個身體被一股大力踹飛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驚恐之中,周如璋發不出半點聲音,只是面如死灰地躺在那里,一動不敢動。      看著被踢飛的周家小姐,初九松了口氣,兇徒將周家小姐擋在面前做肉盾,他手中的劍差點收勢不住。      殺了她,不太好。      放過她,心里著實過不去,干脆讓她吃點苦頭。      現在眼前沒有礙眼的人了,初九心中很是舒坦,再次揮起手中的劍。      好久沒跟三爺這樣廝殺了,再這樣下去,他頭上都要長出草來,還不如那只五黑雞,那雞無聊的時候還能找隔壁的禽類打一架。      現在得了機會,他要把這些日子跟三爺吃過的苦,受過的累,都發泄在這些兇徒身上。      初九越戰越勇。      ……      崔禎看到石牌樓內的情形,就知道自己方才的猜測是對的,魏元諶早就掌控了局面。      崔渭攥著手中的弓,手指摸索著弓身,思量了半晌才道:“大哥,你說魏元諶是不是在里面布置了人手?”      崔禎沒有說話,不過沉默也算是答案。      崔渭緊握的手緩緩松開了,將弓送回了背上:“看來用不著衙門的人,魏大人也會將里面的兇徒盡數擒拿住,怪不得不讓我們進去,原來魏大人早就謀算好了?!?      崔渭話音剛落,不遠處的幾個衙差面面相覷,趁著沒有人注意到他們,幾個衙差悄悄地向石牌樓靠去。      崔禎皺起眉頭,目光落在幾條鬼鬼祟祟的人影上,魏元諶明顯占了上風,衙差卻還要在這時候動手,恐怕不是要幫忙,而是另有圖謀。      魏元諶是否已經料到會有這種事發生?      ……      石牌樓中,閆灝制住了幾個兇徒,站在一旁喘息,那些兇徒發現事情不對之后,立即向他殺來,顯然這是江先生提前吩咐好的,只要他有異動就將他殺死,這樣就能死無對證,這樁案子還是查不清楚。      他必須活著,活著就是為了將所有一切說出來,到時候再去死,也算死得心安。      正在閆灝喘息間,沒有注意一個衙差悄悄繞到了他身后,利落地送出了手中的鋼刀,閆灝眼看躲避不及,卻有一柄劍及時擋住了那鋼刀的去向。      閆灝抬起頭看到了魏大人。      這衙差是來殺他的,所以他之前猜測的沒錯,江先生背后的人在太原府衙中。      沒有府衙的庇護,江先生等人不會有恃無恐,他在鐵山礦那么久,礦山中死了那么多民眾,卻也不見府衙來盤查。      即便礦上的民眾許多都是無籍的流民,卻也有附近村莊的民眾,鐵山礦開了這么多年府衙不會一無所知,一定是有人暗中隱瞞一切。      畫舫上抓人就已經初露端倪,必須有衙門內外配合才能冤枉呂光等人,可光懷疑沒有用,需要抓住他們的狐貍尾巴,所以他甘愿做魏大人的魚餌,現在只有江先生和幾個衙差落網,那條大魚不知在哪里。      魏元諶將衙差丟給初九,初九利落地用繩子將人捆綁好,剩下的兇徒也都被魏家護衛紛紛制住。      崔渭快步走進了石牌樓,找到了摔在地上的林太夫人。      “母親?!?      聽到崔渭的聲音,林太夫人才哽咽道:“我兒,渭哥兒,母親差點就見不到你了,他們這是要母親的命啊?!?      “母親有沒有受傷?”崔渭急著查看林太夫人的情形,只見林太夫人臉上破了條血口,身上滿是泥水,看起來狼狽不堪。      林太夫人捂住胸口,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來的,那些兇徒將她扯來扯去,腳上的鞋早就丟了,身上的骨頭都摔散了,慌亂中肩膀和手臂都被踩過,要不是她掙扎著爬到一旁恐怕已經死了。      她這般模樣,還有何臉面去見人?      想到這些,林太夫人悲從心來,目光一掃看到了崔禎,心中的怒火油然而生,禎哥兒竟然不救她,他心里是不是沒有她這個母親了。      林太夫人搖搖晃晃地站起身,整個人突然向崔禎旁邊的矮墻上沖去,似是要觸墻自盡。      崔渭忙伸手將林太夫人抱住,連聲道:“母親……不可……母親……”      林太夫人不停地掙扎:“我活著還有什么用,你們兄弟不如看著那兇徒將我殺了……”      崔禎看著林太夫人,大步走了過來:“母親受苦了,兇徒被魏大人拿下,衙門定會查明此事?!?      話語似是在寬慰,聲音卻有些生硬。      崔禎說完又吩咐崔渭:“你扶著母親先去旁邊歇著,不要走遠,一會兒衙門文吏會來詢問?!?      林太夫人睜大眼睛,她剛剛死里逃生,還要應對衙門,禎哥兒真是嫌她沒有就此死了不成?      想到這里林太夫人更是委屈,眼睛一翻干脆暈厥過去。      “母親,母親?!贝尬技埠魩茁?,將林太夫人托在膝上,伸手試探了一番,見林太夫人呼吸平穩才放下心來,吩咐管事媽媽先將林太夫人送去屋子里。      安排好了之后,崔渭看向崔禎,“大哥,還是將母親送回家中休養,這莊子上還不太平……恐怕……”      “事情沒完,”崔禎道,“崔家已經被牽扯進去,不將事情都弄清楚遺禍無窮,現在離開嫌疑也就會更重,為了崔氏一族只能先委屈母親?!?      崔渭還想說話。      崔禎目光微沉:“我早就跟你說過,讓母親留在家中,你為何讓她來莊子上?”      崔渭低下頭:“母親想來,我以為沒事……”      “你就是這樣,”崔禎冷冷地道,“任由母親擺布?!?      崔渭舔了舔嘴唇:“大哥這不是軍中,母親不是那些將士,不能對她說話像是動用軍令,我也是想要母親能高興些,這次是我沒有做好,我對不起大哥?!?      崔禎打斷崔渭的話:“你不是對不起我,真的卷進這案子中,你對不起的就是整個崔氏?!?      崔渭眼睛中露出幾分茫然的神情,似是不明白崔禎這話的意思。      兩個人沉默間,就看到馮安平帶著人走了過來。      “魏大人,”馮安平道,“林太夫人的莊子上出事了,知府大人被‘珍珠大盜’刺傷?!?      珍珠大盜?      魏元諶微微揚起眉角,哪里來的珍珠大盜?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2020年青海快三走势图 股票配资成交量 股票融资可以融资多久 山西十一选五计划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输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排列三网 幸运农场二 怎么下载江苏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