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娘子萬安 > 第四十章 太虛

第四十章 太虛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魏元諶打開醫婆的藥箱查看里面的東西,藥材、藥粉各種瓶瓶罐罐一應俱全,只有一只竹筒看起來格外的突兀,魏元諶將竹筒拿在手中,從里面倒出一張紙箋,上面簡單地勾勒出幾條船,船只各處都有標記,應該是紫鳶主仆讓醫婆帶給陳婆子的消息。
  那阿瑾突然生了病,必然是醫婆動的手腳,他不出現在畫舫,醫婆也會得到想要的線索。
  聶忱說的那番話,聽起來那醫婆就是聶忱請來的眼線,他卻直覺不太對,聶忱有足夠的膽識,也心思縝密,卻比起那醫婆來還遠遠不及,聶忱如何能驅使這樣的人為他效命,如果反過來,那醫婆安排聶忱在暗中接應,更加順理成章。
  “三爺又是一夜沒睡吧?”孫郎中走進門,目光就落在魏元諶的臉上。
  魏元諶站起身將孫郎中迎到椅子坐下。
  “三爺不要這樣客氣,”孫郎中立即擺手道,“這段日子感覺如何?舊傷可還會疼痛?”
  魏元諶道:“比在京中時好一些?!?br />  “讓我瞧瞧有沒有大礙?!睂O郎中說著就要起身去凈手。
  魏元諶道:“先生一路奔波,我們還是先敘敘話?!?br />  五年過去了,傷口早已經愈合,就是不知為什么經常會突然疼起來,那疼痛仿佛將他帶回了那天晚上。
  在昏暗的大牢中,她臉上是決然、堅定的神情,從他身上取走利器之后,低聲與他道謝。
  他想要與她說句話,卻沒有半點力氣,眼看著她走進黑暗里。
  看著魏元諶目光微深,孫郎中嘆口氣,這些年他也多次看過那傷口,表面上看來確實沒有什么變化,他現在懷疑當年周丫頭拿出利器時,殘留了一塊在其中,如今與皮肉長在了一起,所以才會經常疼痛,他勸說過魏三爺,不如讓他開刀探查一番,萬一找到根源也好去除這痛楚,不知為何魏三爺卻不肯答應。
  “還是看一看放心?!?br />  孫郎中執意要查看,魏元諶沒有再拒絕,走到內室里解開了衣帶。
  一道大約三寸長的疤痕,從左腋蔓延下來,雖然經過了五年,傷口依舊猙獰可怖,當年魏元諶在皮肉中藏了利器,讓傷口反復腫瘍,就像在同一處受傷多次,所以痊愈之后,看起來也比普通的傷口更加駭人。
  孫郎中伸出手觸摸傷口周圍沒有感覺到有什么異物,如果他的推斷沒錯,異物八成殘留在了肋間,只要魏三爺平日里動作幅度稍大些,那異物受到牽拉就會傷及周圍,于是就會有疼痛的感覺。
  孫郎中查看之后,魏元諶將衣衫重新穿好。
  孫郎中道:“三爺從出京之后疼過幾次?”
  “大概兩三次?!蔽涸R說的輕描淡寫,仿佛早就不將這傷口放在心上。
  孫郎中有些意外:“看起來是有所好轉?不過可能是因為三爺最近沒有與人交過手,就算平日里練練拳腳,動作也不至于太過劇烈,所以無礙,三爺還是要多多注意,盡量不要用左臂?!?br />  魏元諶頷首:“讓先生為我操勞了?!?br />  孫郎中擺擺手:“這些年操勞的是你才對,如珺去了之后,我本意氣全無,多虧三爺找到了我……唉,說到底我愧對如珺父親?!?br />  孫郎中說到這里,想及不少前塵往事,當年他年少狂傲不遜與御醫爭鋒而被算計,多虧了周大老爺暗中為他周旋,他才得以保命,他醉心于醫術,不擅長那些勾心斗角的爭斗,周大老爺勸他先隱去名聲,在坊間行走,這樣既免了危險,也不會被無用之事牽扯精神。
  于是他離開京城四處行醫,周大老爺還時常帶給他銀錢,讓他用來買藥救助貧苦的百姓。
  周大老爺去的太突然,他得到消息趕到京中時周大老爺已經入葬,他匆匆去墳上拜祭了周大老爺,又去周家見了周大太太,周大太太抱著小小的如珺神情凄然,他勸說周大太太逝者已矣,定要將孩子撫養長大。
  周大太太點頭答應,還囑咐他不要向任何人提及與周大老爺的關系,就算是周家人也不可以,后來周大太太自縊,他雖然心中有疑惑,周大太太怎會狠心拋下小小的珺姐兒?
  可畢竟周大太太是女眷,他不能去查看尸身,只得在外面聽消息,最終衙門仵作上門查看確認自縊無疑,周大太太也就順利下了葬。
  他又在京城盤桓幾年,親眼看著周老太太將如珺接到身邊撫養,悉心教導如珺,他也就放下心來,繼續四處行醫,直到如珺再次陷入大牢,他得知消息之后立即回到京中,可惜他只是個有些名聲的郎中,如珺身上背負的又是謀反案,他就算心急如焚卻也沒辦法幫忙,只得注意著刑部大牢的動向,說來也是巧合,就在那時候大牢里突然傳了疫病,他趁機進入大牢中,選如珺幫他一起派藥。
  如珺長大之后從未見過他,自然不知他與周大老爺的淵源,他也沒有多說,免得被人看出端倪,本來大牢的疫情沒有那么重,他有意用了些手段拖延時間,那些日子最為難熬,不但擔心如珺會被定罪,還備受良心譴責,他畢竟是個郎中,不該做這種事……
  如珺那孩子與他學習醫術之后,一心一意治好牢中那些犯人,甚至不顧危險向獄吏討要“阿魏”,見到此情此情,他深受觸動,就此罷手,讓疫情早些出現了轉機。
  之后朝廷上有了爭論,質疑有人借著謀反案鏟除異己,長公主與二皇子伏誅,不宜再牽連更多人,太子也為周家求情,他以為珺姐兒的福報來了,哪知道會有劫囚之事發生,珺姐兒也因此喪命。
  崔家扶棺入太原,他也一路跟隨,看清楚了周家和崔家的薄情寡義,恩人一家幾次三番受劫難,讓他的精神也被消磨,又因之前在大牢里做過的錯事,覺得自己不配再做郎中,就這樣蹉跎了兩年,魏三爺找到了他,與他提及珺姐兒的案子,說會為珺姐兒報仇,他這才知道還有人比他更加傷心。
  魏三爺是真心歡喜如珺,不像那狼心的崔禎,如果當年珺姐兒沒有死嫁去了魏家,現在定然夫婦和睦,說不得已經有了兒女,可惜了一對好孩子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彩控 广西快乐十分胆拖技巧 巨牛盈 今日股票大跌原因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福彩15选5带坐标走势图 安徽11选5开奖记 幸运28投注技巧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