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娘子萬安 > 第二十四章 嚇死

第二十四章 嚇死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阿九不想與聶忱說話,這聶忱十分可疑不能相信,不過他下意識地吞咽一口。
  荷包扔過來的時候,真香。
  如果干活之前吃口肉干,嘖嘖!
  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才能過上這樣的神仙日子。
  阿九振作精神,村子就在前面了,他要打起精神。
  聶忱的目光落在田埂上,田埂上有不少人來回穿梭,看起來都是婦孺和老人。
  奇怪,現在收粟米有些早吧?而且這樣的活計怎么卻沒有男丁來做?
  果然有蹊蹺。
  阿九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了聶忱身后,就像是聶忱的隨從。
  兩個人開始向那些人走去。
  ……
  顧明珠這一覺睡得很安穩,林太夫人和管事媽媽不敢將她叫醒,這位顧大小姐有個毛病,若是睡不好,就大吵大鬧個不停,總之會讓人不得安生。
  林夫人找了過來,見到女兒這般模樣不禁心疼:“怎么這樣就睡著了?!奔泵Ψ愿老氯诵⌒囊硪淼貙㈩櫭髦樘У搅藗仁业能浰?,然后坐在旁邊看護著。
  看著這對母女,林太夫人恨鐵不成鋼,懷遠侯府已經這般模樣,她們卻好像一點都不著急。
  林太夫人帶著一身的怒氣回到內室里。
  管事媽媽忙上前為林太夫人揉捏肩膀:“太夫人別氣壞了身子,侯爺也是一時著急,口不擇言?!?br />  “禎哥兒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,我哪里能與他認真,”林太夫人道,“我氣得是那背后搗鬼的人,讓我查出來,定然要嚴懲,竟然將手段耍到了我眼皮底下……”讓她顏面全無,只有扒了那人的皮她才能舒暢。
  管事媽媽道:“奴婢已經吩咐下去,將今日去過您院子的人都查一遍,若是家里的人做的,定能查明……”
  想到顧明珠如一灘爛泥,無論怎么拿捏都指望不上,林太夫人剛剛平復的心情又起波瀾:“禎哥兒今日與我說那些話,想來也是在衙門里太過辛苦,若不是為了懷遠侯的案子,他也不會從宣府來到太原,如今我們家忙成這般樣子,懷遠侯府的人倒像沒事似的。
  我那妹妹從前在族中就是如此,每日迷迷糊糊不知憂愁,年紀不小了還沒有個婚配,還不是到了定寧侯府做客,這才撞見了懷遠侯,順順利利地做了懷遠侯夫人?!?br />  管事媽媽忙道:“林夫人若非您這個族姐,哪有今日的風光?!?br />  “人不可能一輩子好運,”林太夫人舒展了手中的帕子,“她再沒個思量,我也不會再幫著她,這次過后希望懷遠侯一心一意跟著我們禎哥兒,為禎哥兒做些事,也算不是個忘恩負義之人?!?br />  管事媽媽應了一聲,停頓了片刻才道:“那我們那件事還做不做?”
  管事媽媽指的是周如珺,侯爺交代下來決不能再出事,明日就是道士算好的日子,可現在家里出了事,委實有些難辦。
  管事媽媽壓低聲音:“若不然緩一緩?”
  林太夫人立即皺起眉頭:“那老神仙如何靈驗你不是不知道,算好的日子怎能隨意更改,其他的事也就罷了,唯有這一樁不能聽禎哥兒的,將事情了了也算去了我的心病?!?br />  管事媽媽道:“奴婢知道了,一會兒就遣人只會兩位仙人?!?br />  “明天早些過去,上下打點好不要讓禎哥兒知曉,做起來應該也容易,無非就是做個法事,將周氏尸骨帶出去丟了,以后那墳冢里什么都沒有,周氏也不能再作祟?!?br />  林太夫人說完端起茶來喝:“自從在家中被嚇過之后,我許久都沒睡過安穩覺了,那周氏明明就是自己有錯在先,如今做了鬼卻還要來纏著我和張氏,死過一次的人竟還不知教訓,周氏能安安分分的,我怎會想著做這些,說到底都是周氏自找的?!?br />  管事媽媽就要下去安排。
  林太夫人又叮囑:“跟兩個仙人說了,明日能做得順利,我定會給他們多些供奉?!?br />  “太夫人,”丫鬟進來稟告,“懷遠侯夫人讓我向您稟告一聲,夫人與顧大小姐要回去了?!?br />  林太夫人皺眉,她剛走珠珠就睡醒了:“讓她們走吧!”留在家中也是搗亂,她們走了,家中的管事也方便查找偷竊壓勝的賊人。
  ……
  顧明珠回到顧家的小院子,陪著林夫人一起吃了飯,母女兩個剛去了院子里散步,就聽到管事稟告:“馮家表公子來了?!?br />  馮安平是來送消息的。
  “從永安巷抓到的賊人中,有人供述了藏匿賊贓之地?!瘪T安平一口氣將茶喝了,這才咂了咂嘴,好像沒有嘗出味道,真是太可惜了。
  林夫人臉上滿是期盼的神情:“結果呢?”
  馮安平搖搖頭,如同被霜打了般:“沒找到?!睂彸隹诠┲?,他們就立即向城外趕去,跑得嗓子都冒了煙,好不容易找到了那處山洞,仔細將山洞搜羅了一遍卻一無所獲。
  林夫人有些失望,旁邊的管事媽媽也暗自嘆息,唯有不知愁的顧大小姐,臉上仍舊掛著笑容。
  林夫人道:“難道是那賊人胡亂說的?!?br />  馮安平道:“許多犯人經過酷刑拷打之后,就會胡亂認罪,當然也有人為了逃脫罪責故意如此,到時候朝廷找不到明證也只能以為他是被冤屈的。
  不過我們并沒有對那人用酷刑,只是嚇嚇罷了,是他自己想要立功贖罪?!彼麄兌加X得這樁案子不好審,沒想到有個人愿意招認,只可惜最終竹籃打水。
  林夫人聽到這話喃喃地道:“也不知道這案子何時水落石出?!?br />  馮安平道:“也許是那些賊人被抓,同罪之人見勢不好,將賊贓藏匿去了別處,衙門還有人在周圍搜找,有了結果我就讓人送消息過來?!?br />  賊贓沒有找到,定寧侯的臉色難看得很,他們都覺得可能是賊人胡亂一指,定寧侯卻覺得有人事先動了手腳,讓麾下斥候四處查看,也許會發現蛛絲馬跡。
  林夫人仔細想了想:“藏匿賊贓的是個什么地方?”那些贓物里會有侯爺丟的戰馬嗎?戰馬是活物,若是賊人事先知曉消息將戰馬帶離很容易,所以馮安平指的贓物應該不是戰馬,可如果贓物藏匿的地點是在山中,也許在稍遠的地方能找到戰馬?她這是死馬權當活馬醫,有點消息就忍不住要多想一想。
  馮安平誤解了林夫人的意思:“您可不要派人過去找,那地方不太平,有衙差在足夠了?!?br />  林夫人有些詫異:“不太平?”
  馮安平點點頭:“那里經常有地動,去年的時候鬧了次大的,死了許多人,那場面別提多慘了,許多人被震飛,有的人身上衣服都沒了?!?br />  地動?顧明珠抬起頭來,就算地動能將人震飛,身上的衣服為何會不見了?
  馮安平說完這些就要起身告辭離開,卻發現顧明珠走過來,伸出手遞給了他一盤糕點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 辽宁福彩快乐12选五 安徽11选5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 陕西快乐十分上市 江西11选5前三直历史开奖 体育福建31选7开奖 安徽今日快三开奖时间 南宁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