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娘子萬安 > 第十八章 可怕

第十八章 可怕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魏元諶看著聶忱留下的一張拜帖,上面清清楚楚寫著聶忱的名字,常年做偵探之事的人,在太原城中稍稍打聽就能知道,所以聶忱不敢說謊。
  真正有問題的是聶忱沒有說過的,比如這輿圖是怎么得到的,又是從誰手中拿來的。
  現在真話假話不重要,這些日后都會見分曉。
  “三爺,”初九道,“我讓人去查查那人的底細?!?br />  魏元諶將手中輿圖丟給初九:“先去這里查看?!?br />  聶忱沒說這輿圖有什么用處,他也大概有了猜測。
  衙門在永安巷抓住了那些人,如果說他們就是賊匪,必須要找到他們搶走的財物,沒有這些東西如何能給那些人定罪。
  這輿圖標記的地方在城外,離永安巷不遠。
  眼下衙門最想要得到的東西是什么?
  賊贓。
  聶忱也是有這樣的猜測才會將輿圖丟給他,真是賊贓的話,也只有他敢越過衙門去拿這些東西,因為他奉密令查案,插手案件也是理所當然。
  他拿到了證物,就算是把控了整樁案子。
  看似聶忱拿了重要的東西前來投誠,其實他的身份、官職、前來太原府的意圖,甚至魏家和太子的關系,全都被人算計其中。
  魏元諶瞇起了眼睛,所以這并非是他單方獲利,而是一筆你來我往的互利買賣。
  ……
  顧明珠睡了一大覺,醒來的時候寶瞳已經將聶忱的消息帶回來了。
  顧明珠坐在鏡臺前,寶瞳用檀木梳子幫顧明珠順頭發,顧明珠開始看聶忱寫的信函。
  讓她猜中了,那人果然是魏家那位三爺。
  少女拿了一顆蜜餞塞進嘴里,開始思量今日該做的事。
  三顆蜜餞下了肚,寶瞳已經將她頭上的穗子結好,戴著這樣的絲穗顯得她更加稚嫩,憑白就又小了兩歲。
  顧明珠起身去林夫人房里。
  林夫人正在與管事媽媽說話,知曉了衙門昨晚在永安巷捉了人。
  管事媽媽一臉喜色:“真是件天大的好事,侯爺興許就沒事了?!?br />  林夫人心中十分忐忑又高興又有些莫名的擔憂,總覺得事情太簡單了些。
  “也不知道審的怎么樣了,到底是不是偷馬賊?!绷址蛉肃氐?。
  這么容易就抓到了人?那些馬匹有沒有下落?她應該去崔家打聽打聽消息。
  林夫人剛思量到這里,簾子一掀,顧明珠走了進來。
  “珠珠,今天這么早就起來了,”林夫人看向管事媽媽,“吩咐廚房布菜吧!”
  顧明珠歡快地走到林夫人身邊,母女兩個坐在外間的八仙桌旁。
  廚房端來了粥、餅和小菜,剛拿起箸林夫人不禁皺了皺眉頭,顧明珠似是無意地將林夫人面前那盤炒藜蒿向旁邊推了推,藜蒿的味道有些特別,母親懷著身孕聞到會覺得不舒服,然后她夾了塊肉餅在林夫人碗里。
  望著碗里的肉餅,林夫人心中一熱,伸出手摸了摸女兒頭頂,今日她有種被女兒照顧的感覺。
  母女兩個高高興興吃好了早飯,林夫人正要吩咐人準備車馬去崔家,管事就進來稟告:“定寧侯府傳話來了,請您和小姐過去,說是定寧侯太夫人今日就到了?!?br />  “大姐來了太原?”林夫人始料未及,“不是說定寧侯夫人生病,家中需要大姐操持嗎?”
  林夫人揮手吩咐管事下去準備,轉頭看向顧明珠:“珠珠,你還記不記得崔家的姨母?”
  顧明珠眼睛中一片茫然。
  林夫人笑道:“沒關系,一會兒我們去見姨母,你要向姨母行禮?!?br />  說完話林夫人去內室里換衣服。
  顧明珠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,看著來來往往的林家下人,臉上掛著一抹微笑,她當然記得定寧侯府太夫人,崔禎的母親,看起來十分慈祥的長輩。
  這位太夫人曾拉著她的手,親切地叫她:如珺。
  林太夫人說過:“這孩子,一見面就讓我覺得熟悉,可惜我家沒有這么好看的姑娘?!?br />  林太夫人和母親同宗,她還真的成了林太夫人家中的姑娘。
  不知道林太夫人滿不滿意。
  ……
  崔家一早晨就忙碌起來。
  崔四老爺被喚走之后,崔四太太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,她坐在床邊怔怔地望著床上的小女兒,一直呆坐到天亮,正要使人去打聽消息,就有管事來稟告:“林太夫人今日會進城?!?br />  定寧侯太夫人回族中了,崔四太太之前卻沒有半點的準備,崔四太太只得先放下心中的擔憂,帶著族中女眷忙碌起來。
  巳時末,林太夫人的馬車停在了崔家老宅門口,崔四太太立即上前相迎。
  “太夫人,您慢點,”崔四太太上前攙扶,“怎么沒讓人事先知會一聲?!?br />  林太夫人看向崔四太太略有些紅腫的眼睛,微微皺了皺眉:“怕你們為了我太過勞累,回趟族中不用那般大張旗鼓?!?br />  崔四太太忙道:“是太夫人心疼我們?!?br />  一路回到內宅,崔四太太侍奉林太夫人梳洗,又將林太夫人請到堂屋坐下,讓崔家晚輩前來拜見。
  林太夫人目光從眾人身上掠過:“老四呢?怎么不見他人?禎哥兒和渭哥兒去哪里了?”
  崔四太太抿了抿干裂的嘴唇:“侯爺和老爺都去了衙門?!?br />  崔禎和崔渭兄弟兩個有官職在身,去衙門里自然是為了公務,族中老四去衙門做什么?林太夫人想到崔四太太的異樣: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還不與我說清楚?!?br />  崔四太太想及老爺說的那些話,眼睛一紅,就將她知曉的事都說了。
  “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樣子,”林太夫人壓制住心底的驚詫,“一會兒懷遠侯府還要來人,去凈個臉再出來說話?!?br />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股票涨停选股公式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 影响股票涨跌的因素 快乐10分一定牛 今天a股上证指数 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图 广西快乐双彩app 二六三股票行情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