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娘子萬安 > 第十六章 夜訪

第十六章 夜訪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  案子不可能就這樣順風順水,有人不會任由這樣的結果發生,仔細想來最大的變數就該是魏家了。
  魏皇后和貴妃本就水火不容,立太子時就引發了不小的風波,歷經兩朝的老御史上奏大皇子雖為長子,卻不是嫡出,皇上也正值春秋鼎盛之年,立儲不必急于一時,即便皇后娘娘不能誕下嫡子,也可以過繼皇子在身下撫育,皇后娘娘賢良淑德,定能教養出一個德行尊貴的儲君。
  這話直指貴妃出身卑賤,沒有資格養育儲君,又暗語大皇子品行不端。
  此事委實鬧出不小的風波,一度阻攔了立儲進行。
  直到朝廷查明那諫言的御史是為梁王辦事,梁王此舉居心叵測,阻擾立儲是要皇子之間互相爭斗,引朝局混亂,梁王府也好趁機渾水摸魚。
  結果是梁王被懲辦,大皇子登上了東宮之位。
  看似一切都是梁王的謀算,可魏家焉能置身事外,魏家從此被貴妃黨更加憎恨。
  五年前的二皇子謀反案,貴妃黨借此除掉魏家,魏家差點遭受滅族之災,要不是皇帝顧念魏家在潛邸時忠心耿耿,命人定要查清此事,魏家也不會洗脫了冤屈。
  經歷了那么多之后,顧明珠卻知道事關朝局從來就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樣簡單,所謂的皇帝“顧念”恩情不過是個幌子,魏家能活下來,背后必然有不能為之人知曉的理由。
  就像二皇子之所以成為第一個“謀反”的皇子,不過是因為其母不但出身微賤,而且早早就亡故。
  現在魏家來到太原府,明里暗里必然與太子交鋒,不會輕易的就善罷甘休,尤其那阿魏不是隨意就能糊弄的人。
  她要在太子的地盤上興風作浪很是不易,如果能借勢就再好不過,所以那阿魏與她未必就是水火不容,也許還可以好好做一筆買賣。
  回來顧家之前,她讓柳蘇發出消息,讓聶忱去探探阿魏的底細,不知道聶忱收到沒有,能不能順利找到那人。
  好可惜,她這么早就要歸家,現在只能靜靜地等消息。
  顧明珠打了個哈欠,既然無事可做,那就先睡一覺吧,想著她用被子將自己裹住,一扭一扭靠向床里,安然地閉上了眼睛。
  ……
  天還黑著,整個永安巷卻被火把映照的通亮,府衙增派了不少人手前來,將方才那些人的藏身地搜羅了一遍又一遍。
  “走吧!”魏元諶吩咐初九。
  初九點點頭,再不走一會兒就要與衙差碰面了,初九揮了揮手,護衛全都散去,他也立即跟上了魏元諶的腳步。
  兩個人一先一后進了小院子。
  魏元諶凈了手,站在桌前端起茶來喝,手指上傳來淡淡的皂香,隱約殘留著那藥材“阿魏”味道。
  第一次聽說這藥的時候,他在大牢中,魏元諶目光微遠仿佛回到了那個時候。
  “阿魏,阿魏?!?br />  他恍然聽到這聲音,以為她是在喚他。
  “孫郎中方才說了,加一味阿魏會更好,你們……”
  獄卒卻不加理睬。
  “阿魏太貴,是不會給的?!崩芍虚_口阻止了她。
  兩個人說這話漸行漸遠。
  從大牢里出來之后,他去了藥鋪才知曉這阿魏為何物。
  如果不是那時候傷的太厲害,整個人都在昏昏沉沉中,他不會有這樣的誤解,因為當時她根本不知道他是誰。
  朝廷忌憚魏家,生怕魏家因為受冤一氣之下起事,于是將魏家人分別關押,不準獄卒和身邊的人提及他們的身份,朝廷就是要用他們這些魏家子孫來拿捏魏氏。
  他半昏半醒更沒有力氣言語,躺在大牢之中如同死人,自然不會向人提及什么,就算她看到了他的面容,也不會有半點的熟悉,莫說那時候他必然病得脫相,就算他如往常般光鮮地站在她面前,她也一樣認不出。
  他們見過幾次,都是他看她,而她不曾望過來一眼。
  魏元諶抿了口茶,將思緒從回憶中拉出,還沒有放下手中的茶杯,就瞇起了眼睛,隨即手指一劃,腰間的短刃出鞘擲了出去,外面立即傳來躲閃的聲音。
  初九也靈巧地躍了出去,立即與院子里的人斗在一起。
  才過了幾招,外面就有急切的聲音道:“大人,我也是來查案的,千萬不要下殺手?!?br />  聶忱的脖頸被人壓制住,眼前這個靈巧的小瘦子,功夫竟然如此的好,這若是讓長老爺知曉,定會覺得他丟人,好在他靠得從來不是武力。
  “帶進來?!?br />  一道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傳入聶忱的耳朵。
  
 ?。}外話------
  大家別忘了給角色比心啊,謝謝大家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体彩泳坛夺金 股票行情今天首荐金多多策略电话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一 二连码是什么数 涨停股票指标 青海快三怎么预测 环球策略 福彩p62最新开奖 pc幸运28单双预测软件 期货配资公司定找金多多预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