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娘子萬安 > 第一章 兩全

第一章 兩全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  他是怎么受的傷,她沒有詢問,如何傷成這般還被送入牢中?
  念頭從她腦海中一閃而過,眼下的情形也顧不得許多,她的手向他腋下摸去,很快就觸到了一處傷口,傷口下仿佛有硬物。
  大牢安靜,仿佛連呼吸聲都沒有。
  她試探著用手指擠壓,一件物什和著溫熱的鮮血落入她掌心。
  “還在那里做什么?快點?!豹z吏的聲音傳來。
  她來不及看手里的東西,立即送入懷中,然后將身上剩余的外傷藥涂在少年的傷口上。
  “謝謝?!彼吐暤?。
  他再沒有任何的動靜。
  周如珺起身提起藥桶繼續向前走去,做完了今日的活計,她這才被獄吏重新關進牢房。
  輕輕捶打著肩膀,活動著身體,最后才謹慎地查看從那少年身上取來的物件兒。
  小巧的竹筒里面卻裹著鋒利的利器,利器精致同一只飛刺,韌口三棱,用它殺人更為趁手。
  他是看到她手中的利器太過簡陋,才會讓她取了這件東西。
  子時,獄吏們也昏昏欲睡,最是安靜的時刻,現在動手殺人最不容易被人察覺。
  黑暗中的人影開始有了動作,他奉命要殺的女子已經縮在角落里睡著了,這樣的內宅女眷十分容易對付,用手握住她脆弱的脖頸,輕輕一扭,不會遇到任何的反抗。
  那人從黑暗中站起身,慢慢走到周如珺身邊,將手捏住了周如珺的脖子,他即將施力時,一雙眼眸在這時忽然睜開,目光中帶著些許的迷離,在昏暗的燈光下異常動人。
  那人不禁微微怔愣,還沒回過神來,卻感覺那女子身子向前一送,他的胸口一片涼意,他低下頭去,尖銳的利器已經被那女人送入了他的身體。
  容娘子說,只要動了殺心,就要一擊得手,男女差距太大,不會有第二次機會。
  利器送得干凈利落,雖然是第一次殺人卻沒有半點的遲疑。
  鮮血噴濺到她臉上,那人也揮起掌狠狠地打在她胸口,一股腥甜的液體頓時從她口鼻處噴出來。
  兩個人一起摔倒在地,不同的是那人掙扎幾下再也沒能起來。
  周如珺靠在角落里喘著粗氣,等待獄吏的到來。
  這兇徒走入她的牢房內,想要加害于她,她為了自保才將其誤殺,她會“驚慌失措”地求衙門查出真相。
  既然是派人暗殺,就算串通了獄吏,也不會在出事之后再明目張膽地向她下手,過了這關,也許能換來短暫的平安。
  周如珺思量著閉上眼睛,要在獄吏來之前將對策想得萬無一失。
  耳邊突然傳來嘈雜的聲音,緊接著有人道:“有人劫獄,快……稟告大人?!?br />  大牢里的犯人都紛紛驚醒。
  周如珺隱隱聽到有人喊叫: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……”
  被關押的女眷也開始起身查看情形。
  周如珺縮起腿將纖弱的身形藏得更深些,刑部大獄守備森嚴,什么人敢來劫獄?不管結果如何,與她都沒有關系,她沒有本事趁亂離開,只能躲藏著不要被殃及池魚。
  打斗愈發激烈,混亂的腳步和廝殺聲不絕于耳。
  “快走,京營的人來了,你來關押女犯的地方做什么?”
  “定寧侯未過門的妻室在這里,我曾見過她,這些日子她跟著孫郎中在大牢里派藥,說不得是要借此脫身?!?br />  “定寧侯這個狗賊,陷害二皇子,我們就算逃不出去,也要咬下他一塊肉來?!?br />  說話間,周如珺只見人影一閃,有人大步向她的牢房走來。
  “咦,牢房門怎么開了?莫非是那女人逃了出去?!?br />  “我們快走吧!”
  那人正被催促著離開,轉眼卻發現了大牢里的尸體,邁步向大牢里走來,然后環顧一周,目光果然落在了她的藏身之處。
  “在這里?!?br />  周如珺的肩膀被人掐住,然后身體就被拖拽過去,緊接著下頜被人抬起:“是她沒錯?!闭f著那只手立即向下掐住了她的喉嚨。
  周如珺忍著痛楚,努力大聲道:“我與那定寧侯沒有關系,陷入大牢之后就被舍棄了,帶著我與你們只是拖累,沒有任何好處?!?br />  “那又如何,老子捉了他的女人,就會讓他顏面無光?!?br />  周如珺被強行帶著向外走去,她緊緊握著手里的利器,等待著時機。
  她怎么也沒想到,一晚上要遭遇兩次危險。
  前面有響動傳來,不少人奔向這邊。
  “他們在這里?!?br />  聽到說話聲,那掐住她喉嚨的手再次收緊,她幾乎喘不過氣來,她攥起拳頭苦苦忍耐,盡量不去掙扎。
  前來抓捕的人到了之后,定然會分散這人的精神,她會在這人松懈的時候再一擊得手。
  “崔渭你看這是誰?別過來,再上前一步我就殺了她?!?br />  崔渭。
  聽到這個名字,周如珺向前看去,一眼在人群中看到了那身材高大的男子,果然是他,崔禎的二弟,她曾在崔家宴席時見過,還曾低著頭向她行禮。
  崔家兄弟長得都很英俊,不同的是定寧侯崔禎威武,崔渭皮膚白凈多幾分文雅。
  定寧侯太夫人說他:“我家渭哥兒雖說帶兵打仗比不得他兄長,卻最為溫順、謙和,平日里對誰都不肯大聲說話,更沒見他訓斥過哪個,兩兄弟的性子勻一勻我可就順心了?!?br />  崔禎早早離開,崔渭卻一直陪著定寧侯太夫人說了好一陣子話。
  “還不退?!币恢皇蛛x開了她的喉嚨,摸到了她的衣襟。
  布帛的撕裂聲傳來,她的機會也到了。
  周如珺揚起了手。
  “別讓侯爺蒙羞?!?br />  崔渭一聲令下,“嗖”幾支箭矢瞬間射出,緊接著她只覺得心窩一涼,滾熱的東西仿佛在胸口暈開,然后她的手臂跟著垂了下來。
  跟著她一起倒下的還有那牽制他的兇徒。
  “我會稟告兄長,盡量為你求來一個名聲,算是我欠你的?!?br />  名聲?
  容娘子叮囑她不要因名聲而死,最終她還是沒能做到。
  周如珺眼前開始模糊,她卻依舊竭力地喘息著,死死地盯著崔渭。
  崔渭正色道:“兄長不是個無情的人,他會給你一個交代,你安生去吧!”
  交代。
  呸。
  她張嘴想要啐他一口,吐出的卻只有鮮血。
  “去他的?!彼帽M全力說出最后三個字,不知崔渭聽清楚沒有。
  昏昏沉沉中,周如珺依稀回到小時候,她坐在秋千上,衣裙在空中蕩起,仰著臉看著那絢麗的紫藤花。
  一陣風吹來將紫色的花瓣卷入空中,她仿佛也隨著那花瓣一起終于飛出了高高的院墻,融入那明亮的天地中。
  ……
  定寧侯府。
  崔渭跪在定寧侯太夫人林氏腳下。
  “快起來吧,”林太夫人道,“這不怨你,你也無需因她而跪?!?br />  崔渭沒有起身:“事急從權,大牢里還有二皇子還有余黨,我不能耽擱太多時間,而且……那人已經將她……”
  “好了,”林太夫人皺起眉頭,“早知如此就不該與周家過書,以為他們周家也是有名的大族,該是懂得規矩,過書后的女子就該守在閨房中,怎好還去長公主府中宴席,惹下禍事丟的是我們崔家的臉面?!?br />  林太夫人說完看向旁邊的定寧侯:“你也不必與周家說什么,我讓人送去些銀子給周家,也算是盡了情分。
  周大小姐的名聲還是我們保住的,周家實該謝謝我們?!?br />  崔渭抿了抿嘴唇:“母親,那周大小姐手中握著利器,即便我沒讓人放箭,想必她也會為了名節自盡?!?br />  林太夫人聽到這里放下手中的茶碗:“還算知恥,一早入獄時就下了這樣的決心,何至于再次受辱?!?br />  “將她葬入崔家,”定寧侯崔禎淡淡地道,俊逸的臉上沒有半點波瀾,“她最終也算是保全了我的臉面,我也該給她相應的名分?!?br />  崔渭不禁松了口氣,心中一塊大石算是落在地上,大哥這樣做也是怕他因此內疚,不過很快他又覺得對不起大哥,大哥連那周氏都沒有見過,卻要抬周氏進門,未免太委屈了些。
  林太夫人皺起眉頭:“她并未入我崔家門,不曾孝敬長輩也沒為你生兒育女,怎能這樣抬舉她……”
  崔渭站起身:“母親就這樣安排吧!”
  林太夫人捂住胸口,臉上厭惡之色更甚,早知如此就算得罪長公主她也會推了這樁婚事:“將她葬去山西,牌位也供奉在老宅中,吩咐下去誰也不準再提及她?!?br />  大周天武十四年秋,崔家將周大小姐尸身送去山西族中安葬,知曉此事的人無不對定寧侯交口稱贊。
  周家、崔家皆留了好名聲,周大小姐的貞烈,崔家的大度成就了一樁兩全其美的好事。
  大周天武十五年冬,山西周氏墓前,有人站在那里久久不曾離去,墓前擺著一碟黍餅和各式糕點,燒著火的紙錢緩緩飄起,然后變成灰燼簌簌而下。
  
 ?。}外話------
  我又帶著新故事來了~
  求大家的收藏+推薦+留言,讓教主慢慢給大家講一個精彩的故事,謝謝陪伴~
  免費期間每天更新一章,更新時間定在每天13點,歡迎大家準時收看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仿pc蛋蛋 上海 股票 配资 上海快三网上可以投注 龙江福彩快乐十分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 31选7体彩技巧稳赚 新华制药股票分析 内蒙快3综合走势图 广东11选5西西软件 斗地主真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