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狩獵花都 > 388章 大結局 下

388章 大結局 下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黑沉沉的烏云擠壓在天空戶子大的雨滴飄灑在城整座城市一片朦朧。
  
  這是冉方一座小城。
  
  盡管這座小縣城位于南端,雖然比不上昆明那樣四季如春,可是氣候一直不錯。十分適合居住。
  
  只是,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讓氣溫又降了下去,整座縣城給人一種冷冷清清的感覺,街道上幾乎看不到什么車輛,行人更是毫無蹤跡。
  
  夜,靜得詭異。
  
  縣城南邊,一片廢舊的小區里。只有幾家住戶的屋子里亮著燈光。
  
  顯然,在這樣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。提前睡覺是一個很明智的決定。
  
  小區最后一棟樓只有一家亮著燈光??蛷d里,一個女人坐在炭盆旁邊。手里捧著一份報紙,聚精會神地看著。
  
  通過燈光,可以清晰地看到。女人擁有一張精致的臉龐,臉上沒有化妝,可是那股天生的美麗卻足以讓絕大多數女人羨慕。
  
  只是,若是仔細看的話,會現女人的眼角有一些不太明顯的皺紋。皮膚也不像那些經常保養的女人那般光滑細膩。
  
  這些,都是她曾經在夜場工作時留下來的。
  
  酒精、尼古丁、熬夜。
  
  這是罪魁禍,也是腐蝕女人青春最為惡毒的毒藥。
  
  不知過了多久,女人忽然放下了手中的報紙,輕輕揉了一下肚子。
  
  她的肚子高高地隆起,是個人看到她的肚子都會明白一個事實:她懷孕了。
  
  她確實懷孕了,而且是雙胞胎。
  
  女人慢慢地起身,走到窗邊,望著外面漆黑的夜空,眉頭微微皺起。眸子里流露出了一絲擔憂。
  
  隨后,她清晰地看到雨霧中出現到了一道燈光,一輛出租車緩緩從遠處駛來。
  
  她微微一笑。轉身回到沙邊,重新拿起報紙。瀏覽。
  
  兩分鐘后,房門應聲而開,一個身材不算高大,長相十分普通的男人進門,收起雨傘,看到女人坐在沙旁邊看報紙,那張憨厚的臉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:“鳳,這天太冷了,而且都這么晚了,你怎么還不睡?”
  
  “等你?!迸朔畔聢蠹?,微微一笑。
  
  望著女人那迷人的笑容,憨厚男子不由一癡。
  
  他和女人結婚一年多了,可是他還是無法抵擋女人那迷人的微笑。
  
  他一直覺得他這輩子能夠娶到這樣如花似玉的老婆,是他最大的幸運!
  
  只是,即便到了現在。他依然無法理解,這樣一個漂亮的女人為什么會愛上他,并且和他結婚。
  
  雖然疑惑,但是他從來不會去問。
  
  憨厚男子徑直走到女人旁邊。蹲下身子小心甚翼地將耳朵靠近女人的肚子,幾秒鐘后露出了一個笑容。
  
  笑得很傻,也很憨厚。
  
  “我去收拾一下床,你去洗澡。今晚早點睡覺?!迸朔畔聢蠹?。柔聲道。
  
  憨厚男子乖乖地點了點頭,隨后看到報紙上那個眼熟的男人,忍不住問道:“鳳,這個男人到底什么來頭,怎么到處都是他的照片?”
  
  說話間。憨厚男子指著報紙上一名穿著中山裝的男人,他隱約記得。女人最近一段時間每天都會花時間看新聞和報紙,而且怪異的是,無論報紙還是新聞上面前有這個男人的相異。
  
  “一個命運坎坷的男人?!?br />  
  女人的心頭微微一震,緩緩開口,語氣平靜。中卻涌起了一股無法壓制的激動。
  
  “不會吧?像他這樣天天上新聞和報紙的人應該是大人物??!怎么會命運坎坷呢?”憨厚男子不以為然。
  
  “他的苦,你不懂?!迸溯p聲道。
  
  憨厚男子一怔:“鳳,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?”
  
  “看新聞和報紙知道的?!迸宋⑽⒁恍?,神情和語氣均是恢復
  
  常。
  
  “哦。好了,你快點去臥室吧。我去洗澡?!焙┖衲凶臃銎鹋?。
  
  女人依言起身,余光掃過那張相片。
  
  風淚
  
  風光背后所經歷的磨難與坎坷。誰人知?!
  
  香港,淺水灣。一棟豪華的別墅里。
  
  一名穿著風衣的中年人一動不動的躺在沙上,臉色蒼白如紙,胸前的衣襟一片鮮紅。
  
  一名穿著中山裝的男子坐在他的身旁,靜靜地吸著香煙。
  
  燈光下,他的表情格外的平靜。配上大廳里安靜的氣氛,顯得異常的詭異。
  
  別墅外面,豆子大的雨滴仿佛斷線的珠子一般在空中飄落,整個淺水灣一片安靜。
  
  一名穿著紅色披風的女人站在雨中,雨水打濕了她的頭和臉龐,可是她卻一動不動,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。
  
  夜空下,她那原本冷漠的臉龐扭曲在了一起,眸子里閃爍著痛苦的光芒。
  
  遠處傳來了汽車的聲音,車燈的光芒照亮了朦朧的雨夜。
  
 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原本沉浸在雨中的櫻花愕然扭頭,望向遠方。
  
  漸漸地,幾輛豪華轎車相繼從遠處駛來,最終停在了別墅門口。
  
  櫻花眉頭一挑,面色恢復冷漠,徑直走向門口。
  
  車燈照亮了別墅門口,其中一輛汽車打開,兩名青年撐開兩把傘。
  
  率先從汽車里走出的是一個身高高達一米九,身體魁梧的仿佛一座小山的男人。借著車燈的光芒,櫻花清晰地看到男人的臉上有一道深邃的刀疤,配上他那兇悍的長相。他站在那里,仿佛一尊戰神一樣,不怒自威。
  
  只是,他那張彪悍的臉上隱藏著一縷無法抹去的悲傷。
  
  跟著從汽車里走下的是紅星的龍頭凌永兵。
  
  眼看櫻花走來,負責防衛工作的黑夜成員紛紛走到她的身后,雖然櫻花的能力不如她們。但是身為李逸的貼身保鏢,櫻花算是保鏢頭目。
  
  “櫻花小姐,這位是鄭鐵軍,李先生的朋友,他要見李先生?!绷栌辣で耙徊?,客氣地說道,只是語氣中葉帶著淡淡的憂傷。
  
  南方戰神鄭鐵軍?
  
  櫻花眉頭一挑,冷冷道:“李先生不見客?!?br />  
  櫻花的冷漠拒絕讓凌永兵表情一僵,他本想說什么,卻被鄭鐵軍輕輕拍了一下肩膀,然后主動退后。
  
  “丫頭,你告訴李逸,我要見他,他會見我的?!编嶈F軍沒有像往常那般露出一副兇神惡煞的表情。他的聲音很輕。
  
  略微沉吟,櫻花點了點頭。
  
  半分鐘后,櫻花走進別墅大廳。輕微的腳步聲在安靜的大廳里顯得異常刺耳。
  
  望著那個坐在沙上的男人,櫻花心如刀絞,眸子里的痛苦無法掩飾。
  
  不過,她還是咬著牙,走了過去。
  
  “老板?!睓鸦ㄩ_口了,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漠,只是語氣中的自責與內疚無法掩飾。
  
  諒本低頭吸煙的李潦深深葉出口煙霧,然后緩緩掐貝燦咕,抬頭。望向櫻花。
  
  面對李逸的目光,櫻花沒有躲閃,只是眼角肌肉不受控制地跳動了起來!
  
  甚至,她的身子都在輕微地哆嗦著。
  
  “外面有個叫鄭鐵軍的人要見你?!睓鸦ㄔ俅伍_口,語氣的異常變的愈加明顯。
  
  沒有回答,李逸默默起身,在櫻花自責的目光中,伸出手,輕輕地擦去了櫻花臉上的雨水。
  
  感受著李逸手上傳來的溫暖,櫻花的身子劇烈地顫抖了下來!
  
  “不用自責,更不用內疚,你沒有做錯什么?!崩钜蓍_口了,聲音很輕:“就算你不開槍。我也會開槍的?!?br />  
  淚水,霍然流下!
  
  櫻花緊緊咬著嘴唇,默不作聲。
  
  李逸輕輕擦去那張迷人面孔上的兩滴淚水,道:“去讓那個人進來?!?br />  
  櫻花點頭,轉身走出別墅,李逸重新點燃一支香煙,看了一眼靜靜閉上眼睛的蕭青山,深吸!
  
  喉嚨里立刻傳來一股辛辣的味道,登時讓他舒暢了許多!
  
  很快的,鄭鐵軍走進了大廳。櫻花并沒有跟進來。
  
  一年多的時間,鄭鐵軍似乎也變了,他不再像以往那樣兇神惡煞。多了一份難得的沉穩。
  
  從他踏入大廳開始,目光就再也沒有離開過沙上的蕭青山。
  
  他的步伐很慢,似乎腳下有千斤重一般。
  
  一步,兩步,三步,四步,
  
  短短不到十米的距離,鄭鐵軍卻足足用了十分鐘。
  
  十分鐘后,他半跪在蕭青山身旁,雙眼泛紅地看著蕭青山,沙啞地說道:“大哥,鐵軍來看你了!”
  
  沒有回答,整個大廳里回蕩著鄭鐵軍的話語。
  
  淚水,情不自禁在那雙泛紅的眸子里涌現。
  
  下一刻,這個堅強的男人黯然淚下!
  
  他沒有去擦臉上的淚水,而是死死地盯著蕭青山看了幾分鐘,然后霍然轉身。
  
  李逸依然坐在沙上,一動不動,靜靜地吸著香煙。
  
  鄭鐵軍沒有質問李逸,更沒有沖李逸火,他似乎已經得知了一切,他只是默不作聲地拿起茶幾上的香煙,點著,狠狠地吸著。
  
  兩分鐘后,那支香煙燃燒到盡頭。鄭鐵軍掐滅煙頭,抬頭望向李逸。
  
  李逸面色平靜地迎上鄭鐵軍的目光,沒有開口。
  
  “我要帶走大哥的尸體?!编嶈F軍開口了,語氣已經恢復了平靜。只是語氣中的悲傷無法抹拜
  
  李逸點頭。
  
  “李逸?!编嶈F軍猶豫了一下。隨后嘆了口氣,道:“有些事情。大哥一直不讓我告訴你。如今大哥去了,我想,是該告訴你了?!?br />  
  李逸心頭威震,淡淡問道:“什么事?”
  
  “你應該還記得,當初大哥試圖培養你當接班人的事情吧?”鄭鐵軍沉聲有
  
  鄭鐵軍的話不由讓李逸想起了當初蕭青山花費心思培養他的事情,甚至,蕭青山為了培養他,更是在華青集團的年慶上將他介紹給了各方大佬,隨后。他徹底成為了上海上流社會的名人,也成了眾人眼中的接班人。
  
  只是,后來劉薇的事情改變了這一切!
  
  “記得?!崩钜蔹c頭。
  
  見李逸點頭,鄭鐵軍又問道:“那你應該知道,在你出現之前,大哥是打算讓蕭強繼承他的位置的。只是你出現后,大哥忽然數變了主意,放棄了蕭強,選擇了你?!?br />  
  這一次,李逸沒有回答。
  
  “那時候,你和蕭強之間是有矛盾的,而且矛盾很深!雖然你們彼此沒有生沖突,可是沖突在所難免?!闭f到這里,鄭鐵軍深意地看了李逸一眼:“那你還記得那一次大哥被暗殺的事情么?”
  
  “記得?!崩钜菰俅吸c頭,那一次,他和蕭青山出席一項慈善活動。結果在廣場上遭遇暗殺,當時,李逸本想下去追捕殺手,不過蕭青山執意不讓李逸下車。
  
  這讓當時的李逸十分的疑惑,直到后來蕭強離開,李逸才知道那件事情是蕭強策劃的。
  
  “在你看來,蕭強是因為暗殺大哥,所以被大哥趕到香港,對么?”鄭鐵軍的語氣變得有些古怪了。
  
  李逸一怔,心中涌出一個不妙的感覺,不過依然點頭。
  
  “嘿!所有人都這么認為?!编嶈F軍冷笑一聲:“可是沒有人想過,蕭強雖然在同齡人中算不上頂尖,但也不是一個沒腦子的家伙。以蕭強的智商,他怎么可能去做這種弱智的事情呢?何況,那時候的蕭強雖然心狠手辣,但是畢竟還太嫩,這種弒父上個的事情,他斷然是做不出來的??!”
  
  “你是說,”李逸身子微微一震,臉上的驚訝無法掩飾。
  
  鄭鐵軍冷笑:“你猜對了!那件事情根本不是蕭強做的!而是大哥一手導演的??!”
  
  李逸的瞳孔霍然放大,仿佛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。
  
  “你不用這么看著我,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我無須對你撒謊,我說的是事實,那次的事情確實是大哥派人做的!而大哥這么做,用意十分明顯:陷害蕭強!”鄭鐵軍的語氣忽然變得極為冷漠:“原本蕭強是繼承人,大哥忽然改變主意,選擇你當繼承人,你們之間的矛盾無法避免。遲早有一日會矛盾爆!你們都是大哥的兒子,大哥自然是不愿意看到你們自相殘殺的!所以才出此下策!”
  
  “只是”人算不如天算。大哥耗費心思避免你們互相殘殺,可是悲劇還是上演了。蕭強那個家伙居然通過戴樂來害你。而你也干脆,直接殺了戴樂,”說到這里,鄭鐵軍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疲憊的神情,他嘆氣停了下來。
  
  而李逸則是陷入了沉默。
  
  “李逸,我問你,你恨大哥么?”鄭鐵忽然問。
  
  恨他么?
  
  或許吧,,
  
  “我知道,一直以來,你都認為大哥在你最危難的時候,不但不出手幫你,相反還派人殺你,這是你最恨他的地方!”鄭鐵軍再次開口。
  
  李逸忍不住閉了下眼睛:“難道你認為我不該恨他么?”
  
  說話間,李逸的余光落在了蕭青山身上,耳旁不由回蕩起了當初蕭青山對他說的一切。
  
  “孩子,從我確定你就是我兒子后,我就沒有奢望過你能原諒我。我明白,這輩子無論我怎么做都無法彌補你和你媽?!?br />  
  “小逸,就算我們認輸,我也不會讓你去送死的!”
  
  “小逸,你要知道,這個社會本來就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,你不吃人,人就會吃你,所以,為了達到目的,不擇手段這并沒有錯!而且只有這樣,你才會永遠成為狩獵者,不會成為他人的狩獵目標?!?br />  
  “小逸,其實我…你強求你變成個為了沽到目的不擇年段的人。只是給慌照丹義另外,不管你做出什么樣的選擇,我都會支持你?!?br />  
  “小逸,也許你懷疑我的話。但是我要告棄你,你是我兒子,這輩子我就算失去所有東西,也不會讓你委屈!”
  
  往事如煙,曾經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,而如令人已非人,物已非物。
  
  “他沒有想過殺你!”鄭鐵軍丟下一顆重磅炸彈:“從來都沒有??!”
  
  轟
  
  李逸只感到腦袋里出一聲巨響。他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,身子劇烈地顫栗著。
  
  彷徨,不敢置信,
  
  種種情緒仿佛過電影一般在李逸的臉上閃過。
  
  忽然
  
  他從沙上站了起來,顫抖著身子。一臉激動地喝道:“你胡說??!”
  
  “嘿!”鄭鐵軍冷笑一聲:“事到如今,我有必要騙你么?”
  
  “呼……呼
  
  李逸急促地呼吸著,表情激動不已,卻不知如何開口。
  
  “坐下吧。不要那么激動,聽我慢慢給你說?!编嶈F軍說罷,見李逸坐下,又繼續道:“我知道。你可能會問我,當初,他如果不想殺你,他為什么會派人去抓你!或者說,他為什么不通知你,讓你跑路!”
  
  “只是”我問你一句。如果大哥若要殺你,會派勇網去么?”鄭鐵軍望向李逸。
  
  鄭鐵軍這句話一出,李逸的臉色又白了一分。
  
  答案十分明顯:不會!
  
  和鄭鐵軍一樣,鄭勇剛是一個極為重義的人,當初第一次見李逸時。只是因為李逸幫了蕭熒熒,便和忘恩負義的蕭強翻臉,之后得知蕭青山要殺李逸,更是一個勁地求情。
  
  “相信你心里也有了答案?!编嶈F軍繼續說道:“勇網那小子那么重義,而你又是他極為看重的兄弟,讓他去殺你,比讓他自殺還要難!”
  
  “而大哥正是看重了勇網的義,所以才讓勇網前去抓你的!因為大哥猜到勇才會放走你!”
  
  鄭鐵軍接二連三的爆料讓李逸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,眸子里的痛苦根本無法掩飾,不過他依然選擇不信:“既然他不想殺我,為何還要派人去?難道他不會打個電話通知我么?我知道,他和戴狐的關系不好。戴狐沒有對他下手,是找不到理由。他怕他如果出頭保我的話,戴狐會因為那件事情對他下手??!可是,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讓他出面保我?。?!根本就沒有想過?。。?!如果不是他派人去殺我,我會恨他么???”
  
  望著一臉激動的李逸。鄭鐵軍的臉色終于變了,變得有些復雜。
  
  隨后,他重重嘆了一口氣:“天意??!一切都是天意?。?!李逸,大哥之所以沒有通知你跑路,相反還派勇網前去,他是迫不得已?。?!”
  
  “那天,事的時候,戴狐就在大哥的別墅。得到那個消息,戴狐暴怒,當場給大哥撂下狠話,若是不殺你,他將血染上海灘??!在這樣一種情形下,大哥根本無法打電話通知你??!在熒熒打來電話的時候,他即便一千個一萬個希望你跑路??墒撬桓艺f??!”
  
  說到這里,鄭鐵軍的語氣忽然軟了下來:“大哥沒有想過殺你,同樣的,我也承認,大哥沒有想過為你出頭。不是他不想,而是他不敢!戴樂是戴狐最看重的一個孫子,戴狐甚至不惜讓戴樂接班!大哥若是選擇為你出頭的話,那么大哥和戴狐將徹底決裂,兵戎相見!屆時,死的人就不止你一個了!而是很多人??!因為你”連累很多人死??!而且,大哥也會失去他所擁有的一切??!人都是自私的,大哥雖然疼你。寵你??墒撬荒芤驗槟阋粋€人,失去一切?。?!”
  
  “這樣的決定,大哥做不出,同樣。若只是這樣,你也不會怪他,不是么?”鄭鐵軍說到最后,只得感嘆命運捉弄人。
  
  “小逸,也許你懷疑我的話,但是我要告訴你,你是我兒子,這輩子我就算失去所有東西,也不會讓你委屈!”
  
  不知為什么,這一刻,李逸的耳旁再次回蕩起了蕭青山曾對他許下的諾言。
  
  只是這一次,他沒有再激動。而是一臉的平靜。
  
  他平靜了下來。
  
  “你逃出上海后,大哥很想給你解釋這一切,可是無法聯系到你,直到你到了香港,殺死了蕭強”說到這里,鄭鐵軍也是忍不住黯然淚下。
  
  自己的兒子互相殘殺!
  
  之后,自己還被兒子當成這輩子最大的仇人!
  
  這是怎樣的一種悲哀??
  
  這又是怎樣的一種痛苦???
  
  鄭鐵軍無法想象,但是他很清楚。過去一年多是蕭青山這輩子最痛苦的一段時間。
  
  李逸似乎徹底沉默了,只是一個勁地吸著香煙。
  
  “李逸,我現在告訴你這一切,并不是想讓你后悔。這件事情。說到底,錯并不在你。當時,那種情況,你無法想到這些,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誤會雖有,可是誤會不消除。你的所作所為就算不上錯!”鄭鐵軍沉聲道:“不過,我希望你明白。大哥他雖然沒有為你放棄一切,可是他也沒有做錯什么!”
  
  “原本,你逃到美國,混得風生水起之后,我曾試圖勸過大哥。讓他找你好好談談,消除誤會。但是”大哥他拒絕了我的建議!他說:他和你的誤會不可能消除了!從你殺死蕭強那一刻起,你們之間的誤會就注定無法消除了,除非有一個人死去?!编嶈F軍說到這里,也點燃了一支香煙,他需要利用尼古丁來麻醉激動的心臟。
  
  盡管沒有開口,但是李逸不的不承認鄭鐵軍說的沒錯,一開始沒有解釋,造成誤會,后面要解釋誤會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
  經歷了那樣的經歷,李逸自然不會相信蕭青山所謂的解釋。
  
  而李逸殺死了蕭強,蕭青山也不可能再去解釋了,
  
  自己做錯了么?
  
  李逸在心中暗問著自己。
  
  “哮嚓!”
  
  一道閃電閃過,大廳里猛然一片明亮,亮光照在李逸的臉上,讓鄭鐵軍可以清晰地看到,李逸的臉上寫滿了茫然。
  
  “李逸。你也不用難過,更不用自責。還是那句話,你沒做錯什么!”鄭鐵軍狠狠吐出一口煙霧。感嘆道:“而大哥選擇這個結局,也是他深思熟慮的。一方面。他不想真正和你為敵,兵戎相見!一方面,他不想因為曾經的誤會牽連他身邊的人!””
  
  李逸狠狠吐出一口悶氣,抬起頭,凝視著蕭青山那張蒼白的臉,陷入了沉默。
  
  不知過了多久,就當鄭鐵軍打算提出帶著蕭青山的尸體離開的時候,他的手機忽然響了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每年必开三中三规律 揭秘职业竞彩高手 上海理财平台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的融资融券 注册送金币的棋牌游? 今天股票下跌的原因 qq麻将 11选5破解计算公式